这几年失去了任何写作的习惯,也许是因为平时已经通过其他方式,输出了足够多的所谓“思维”,便无法提笔记录什么。(毕竟对于我写作的目的也是在于‘输出’)

为了充实博客内容,索性在各种社交媒体,电子设备上搜寻一些文字。偶尔看到一篇最后编辑时间为:2014.7.19的备忘录。是一篇写了一小半的随笔旅行日子。现在看来,我甚至忘了这篇日记那段空白的下文,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。

但我记得,这段文字产生的精准场景。

那年夏日,跟随学校夏令营去美国,我们乘坐大巴车从三番市前往洛杉矶,靠在大巴车窗,面对窗外陌生新奇的场景,我用一个老式的ipad 打下了这段日记。

感谢ios无缝的备份功能,让我在3年后从邮箱账户下找到了这段备忘录。

 

下面就是了,没有删改,没有补完。

 

 

出走有时,总有一天

“人们总乐于把一些特殊的日子或经历当作一种符号,作为人生的一次刻骨铭心,当作回忆的资本,嗟叹时的谈资。那么,现在的一天于我来说,正是这种谈资了。

经过累计15个小时的飞行,带着几分昼夜颠倒的混沌,看到机场通道硕大的“Welcome to San Francisco”时的激动,看到边检大厅无数外文标牌时突然的茫然,都成为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情感记忆。从SF机场做地铁到Powell st,从地铁口走上来,一身温暖闪耀的阳光,一阵略带寒意的湿润的风,一座眼前伫立的仿欧式建筑,一种被当时我称作三番味道的奇妙香气,从地铁口出来的那一瞬间的感觉不好形容,只能说那时,我真的理解了很多电影中人们来到大城市从地铁出来的感觉。学校安排我们几个住在联合广场附近,提前一天到达,我有更多的时间自己出游。第一次进外国商场买东西,第一次……..”